凤凰叫

好想沿着回忆狂奔向你。

悄悄存一下自己的直男谷阵...








祝翔仔生日快乐!!!最好的奇迹就是我遇见你啦💘💘💘

孙翔1202生贺活动开启!

真实落泪 帮帮忙好不好

包包包子铺!:



他是荣耀新秀,凭一腔热血横空出世。
他曾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站起来,忽视身上的伤口继续跑,被失败和嘲弄磨掉急躁和张狂;他在黑暗中负伤前行,一次都没停下过向前的脚步。
横刀斩荆棘,却邪破霹雳。

祝我们永不言败的孙翔小朋友,生日快乐! 




即日起,至11月30日11:59:59点,请为本帖送上小红心点赞


 


红心数量超过3k:送上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


红心数量超过5k:LOFTER二次元领域庆生轮播位+生贺专题


红心数量超过1w:送上LOFTER开屏


(PS:小蓝手是不算的哇,只有小爱心才算哦)


 


感谢画手 @皮休休 太太供图。




12月02日记得点开LOFTER,为孙翔庆生哦!


P.S. 欢迎各位大大们投喂作品 (请打上#孙翔1202生日快乐 标签)~优秀作品有机会选入之后的生日专题! 





【薰飒】Bloom

啊....其实两个多星期之前就开始构思了但是一直瓶颈连大纲都没写完,害怕就这么鸽了正好今天没出去耍就在家写了第一章。后面预计大概还有三四章这样,不知道会不会写。

一开始这个梗只是为了撒糖和drive那个什么car的,所以写法有点问题吧。我随便写写各位随便看看。


☆大二兼职少女漫画家心里戏也不少的少女羽风薰x大一兼职编辑有点直男非常迟钝的少年飒马


☆很ooc,废话/无关的形容词很多


☆后期有微虐,有car


☆标题是戳戳的《bloom》


☆我流薰飒,弧式冷相声出没


☆求关注红心蓝手我真的很好玩












预备——














0


「羽风殿下,杏殿下邀请您明早一同去博物馆,勿忘。」

手机响起短信提示音的时候,羽风薰刚刚洗完凉水澡钻进被窝。六月底的夜晚比白天的温度低不了多少,整个房子里只有一台老旧的空调在呼呼作响,令人烦躁。

羽风薰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扒拉过来。发件人是他的学弟兼责编,神崎飒马。

老实说,这是羽风薰第一次收到他的短信。神崎飒马对于电子设备极其苦手,尤其是智能手机。比起打字,他更习惯于面对面的直接交流。虽然这样子羽风薰的生命安全会受到更大的威胁,但是可以光明正大地多看见飒马几次,自己也就何乐而不为了。

杏如果要单独和自己出去玩,那应该不会是神崎飒马来告诉他。既然由他来转告自己的话,那么十有八九,神崎飒马也是同伴之一。

虽然自己只用了两秒钟不到就推断出这个结论,羽风薰还是乐得装傻,用自己面对飒马时一贯的欠揍语气编辑好了回复发了过去:

「唉...?飒马君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哦?难道就不会害怕我的魅力会把她勾走吗♪」

「...我也一起去。」过了好几分钟,对方才发来回复。羽风薰几乎能够想象到神崎飒马与智能手机的键盘斗智斗勇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然后好心情地开始编辑下一条回复。

「难道是小飒马和杏的约会吗~这样对我来说,真是过于残忍了哦?」


羽风薰不能确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神崎飒马的。


是刚入部的时候自己去调戏手足无措的新部员吗?还是两人断断续续从未停歇的打打闹闹?羽风薰知道自己很多时候都是在无事生非,但是自己刻意撩拨的话语碰上飒马的少年意气便不可避免地爆炸了,可即使是一团烧的噼里啪啦的别人难以靠近的火,羽风薰也无法止住自己渴望触碰他的心情。

“天天打情骂俏的,自己还倒是乐在其中啊...”很久很久以后,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出言提醒。这个时候的羽风薰,已经习惯为了有神崎飒马出现的场合而干净利落地推掉与漂亮女孩子的约会。却还是偏偏在关于那个小后辈的问题上拖泥带水磨磨唧唧,好像真的只是把他当成一个单纯善良有趣的后辈一样。

谁信啊。

看着羽风薰一边一口一个我不是我没有谁会喜欢脏兮兮的男孩子啊一边顺手把今天偷拍的高清神崎飒马侧颜设成桌面笑得合不拢嘴的傻逼样子,那人突然有预感那个王什么什么泽的少年后继有人了。

“这就是喜欢啊!!喜欢——”拖长的尾音半是嘲讽半是羡慕,打破了羽风薰心中一直不愿直面的那堵墙。并没有预想中的恼羞成怒——羽风薰自己都觉得惊奇,大名鼎鼎的约会狂魔、誓要把这辈子都奉献给女孩子的第一直男羽风薰,居然为了一个男孩子朝思暮想辗转反侧,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那可是绝对能上梦之咲日报头版头条一挂三个月还热度不减的大新闻。

奇怪的是,羽风薰的心里某处突然开始冒起了泡泡。噗噜噜噜。接着就是夜空里突然绽开的五彩烟花,豁然开朗。

对啊,就是喜欢啊。就像是全球限量一份的提拉米苏碰巧被你买了下来,你捧在手里怕化了放在桌上怕丢了,你知道他好吃的不行还是下不去口,只能一遍一遍的反复端详。


我喜欢神崎飒马。


电话铃响了起来,把羽风薰拉回现实。是神崎飒马的来电。估计是放弃了和手机键盘的博弈,干脆打电话来。

接起电话,飒马已经有些微怒的声音跳过了问候,单刀直入主题:“我没有在和杏殿下约会,奉劝你也别打二人世界的主意,我会寸步不离的。”

羽风薰硬是从对方带刺儿的话里读出了在意自己的味道。他笑了笑,嘴上却还是在坚持不懈地抬杠:“寸步不离什么的,难道是飒马君想要跟我约会吗?哎呀哎呀真是难办啊,需不需要我勉为其难地空出一顿午饭呢?”


对方想要说什么,却变成了一个长长的叹息:“...杏殿下和我早上九点在博物馆门口等你,虽然很想说爱来不来这种话,但是至少为了杏殿下的门票钱,不要缺席。”说完就匆匆忙忙地挂了电话。


羽风薰听了很长时间听筒里的“嘟嘟”声,才慢慢放下手机。他假装无意地向神崎飒马抛出吃饭的邀约却并没有得到回复,着实是叫人尴尬又失望。
神崎飒马毕业后,两人虽说考上了同一所大学,甚至阴差阳错地成为了同一个杂志社里的兼职漫画家和负责催稿的兼职编辑,但还是隔级如隔山,羽风薰跟神崎飒马见面的理由无外乎工作,两年下来居然连顿饭都没有一起吃过。

上一次吃饭还是三年级将毕业的时候,深海组织了一次海边野餐。

深海是自然要在浅水里泡着的,神崎飒马便在旁边寸步不离地看着。结果只有羽风一个在岸上。他一口气喝完了第二罐可乐,抬头就看见神崎飒马站在水里向他招手。

羽风薰愣了一下,才敢确定那个笑着挥手的男孩子真的是神崎飒马而不是海里来的什么田螺姑娘。海风吹起他的刘海,紫色的长发在身后漂扬,金色的阳光镀在身上,他睁不开眼,就眯着眼睛冲羽风薰的方向笑。

像是救世的天使。书到用时方恨少,羽风薰过了好久从脑子里扒出这个酸的不行的形容词的时候,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现在的羽风薰不一样了,不要说天使下凡,什么行走的大卫活着的油画用脸杀人的男人他张口就来,毕竟是个少女漫画家。

但是神崎飒马是不会变的,羽风薰笃定,至少在自己心里是不变的。他是自己的宝贝,是自己既希望独享又希望向全宇宙宣告所有权的男孩子。即使离这个目标还稍微差一点。

告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羽风薰把手机一丢准备睡觉。明明还没有开始,羽风薰脑子里就已经构思了上百种约会套路又一一否决掉。

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羽风薰干脆坐起来,打开手机,又把神崎飒马发的几条信息看了一遍。然后一边傻乐一边截了张图,存进了自己的私密相册里面。

TBC

贴一下设定,各位意会,我有时间再看一遍月刊少女野崎君。


羽风薰:大二学生,和神崎飒马同校。在某不出名的杂志社画点不出名的少女漫画赚点外快(大部分改编自自己真实经历),画风还算养眼但是经常被粉丝吐槽“虽然细节很真实但是套路也太没有新意了吧”这样,自己却并没有决心要改变。

神崎飒马:大一学生,和羽风薰同校。在某不出名杂志社打工。一开始只是去各位画家家里催稿后来因为和羽风薰熟悉加上人手不够就被强行任命为羽风薰的责编。为羽风薰老是被吐槽这件事感到烦恼所以自愿揽下了带他出去寻找灵感的任务。





瞎叨叨:


啊果然这样子的直球还是好奇怪啊哈哈哈,但是就是觉得,羽风薰总是太游刃有余了。想写写他的暗恋心情,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内心兵荒马乱但外表还是一心不乱的样子。想写他在意飒马,在意到不敢说真话。想看他笨拙地表达自己的喜欢,是不一样的喜欢,是对飒马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不可代替的宝贝的喜欢。


好了没有了,我废话太多了。下方红心蓝手了解一下。


感谢阅读。我爱你。

【薰飒】神崎君初入海生部 羽风薰恨识错美人


我觉得lof应该学一学某乎可以匿名,这样子发这种短打我是真滴很怕

☆是二年级薰x一年级飒 两人初识

☆很有病 很ooc 很短

☆告诉那个香什么猪,正经文我是有写的,咕咕咕







预备——




















一语未了,只听院外一声脚步响。深海转头笑道:“薰君来了~”

神崎心中正疑惑着这个羽风不知是怎生个惫懒人物,懵懂顽童。心中正想着,忽见部长话未说完,已进来了一位年轻公子。一头要乱不乱软软乎乎柔顺金发,下面结成一个似短非短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各位意会小辫砸;穿一件尖领白色校服衬衫松了上边二颗扣子,里有一条圆领黑色打底衫露了一对锁骨,外罩梦之咲标配秋季深蓝外套,登着蹭光发亮小皮鞋。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脸似樱瓣缀枝,睛若乌云翻涌。虽怒时而含笑,即嗔视而有情。

神崎一见,便大吃一惊,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倒像是今天早上在学校门口见过一样,何等眼熟到如此。”越看越显得面如敷粉,唇若施脂,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骚,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后人(我)有《薰飒好》一词,批二人极合。其词曰:


薰飒好,薰飒妙,来口薰飒好不好?

神崎还要羽风抱,薰飒恋爱甜得慌。


深海因笑道:“还不去见见你后辈。”

羽风早已看多了一个部员,便料定是一年级新生,忙来打招呼。抬头细看,与众各别:紫发紫眸如绕岸紫藤萝中捧一潭秋水,红唇雪肌若皑皑白雪里开两瓣红梅。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台风入广东。心较比干多一窍,动如脱兔还能跳。

羽风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就算未曾见过,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的,今日只作久别重逢,亦未曾不可。”

神崎终于对羽风笑道:


























“色狼,谁是你妹妹?!”

TBC


暂时先TBC着,我还没想好接下来宝玉摔玉羽风薰摔个啥。各位有想法告诉我我们一起快乐一下。

请点一下上方关注下方红心蓝手最后在评论区留下你用力又zqsg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你不然我真的尴尬到爆炸。

感谢阅读,我爱你。

kkk 求你们看

情感缺失少女🌸:

是飒马19年生日合志的招募了解一下,事项和二维码在下面,ballball各位看我一眼🙏
占tag致歉

【薰飒】车门焊死了都乖乖坐好

☆世界第一ooc

☆有穿衣镜play、吞*、射*、dirty talk预警,有股*、咬暗示

☆前后文风可能不一样因为拖了好几个星期

☆可能有后续

☆想扩列的私信我es独皮羽风薰小窗带你得劲骚

☆请死命夸我我超玻璃心的

☆没了 我爱你们

↓链接↓